第2257章 绝不妥协(1 / 1)

第2257章 绝不妥协

十分钟前

【问罪论战·团体战】比赛专用地图,镜像空间S7127-1363

西北大陆,洛斯特兰公国北部,戈洛普环形山,赤色星座临时驻地边缘

游戏时间PM15:09

“话说,夜歌姑娘……”

踮脚看了会儿远处战作一团的醒龙与墨檀,九重一边抬手拭去额角的冷汗,一边转头看向旁边正在烤架前忙活的有翼美少女,好奇道:“你就不担心吗?”

“担心什么?”

季晓鸽眨了眨眼,一边将串好了鲜肉的签子码在烤架上,一边小心翼翼地往底下那层薄薄的希內碳上撒辣焦粉:“烤出来会太辣吗?”

“不……我想说的其实不是这个问题……”

九重瞥了一眼烤架上那十几根肉串,摇头道:“我指的是,正在跟醒龙战斗的默小哥。”

季晓鸽对方那个‘默’字出口的瞬间下意识地抖了抖翅膀,嘴角翘起了一抹浅浅的弧度,用不自觉有些上扬的声音笑吟吟地问道:“默怎么了呀?”

“虽然有王婆卖瓜的嫌疑,但他这会儿确实正在跟可能是这个星球上最强的职业玩家单挑。”

九重耸了耸肩,在短暂地斟酌后颇为隐晦地问道:“你不担心吗?”

季晓鸽立刻眼前一亮,兴高采烈地反问道:“你是觉得我最应该担心他吗1

“呃……”

九重在少女突如其来的兴奋劲儿下有些发懵,不过还是在反应过来后摸着鼻尖小声道:“我是多少有点这么认为啦。”

“嘿嘿~”

很清楚九重潜台词是‘我觉得你俩关系可能有点不单纯’的季晓鸽抿嘴一乐,开心地一边扑棱着翅膀一边在肉串上刷起了提味的酱汁,就连耳畔的羽毛都愉悦地抖了起来。

九重也笑了起来,莞尔道:“所以还是有点担心的对吧?”

季晓鸽乐呵呵地摇了摇头,不假思索地回答道:“没有呀~”

九重:“……诶?”

“我不担心他呀。”

季晓鸽迎着对方困惑的目光用力点了点头,正色道:“不然也不至于没心没肺地在这里烤串啦。”

对季晓鸽很有好感(虽然几乎所有人都对她很有好感)的九重挠了挠头发,然后抬手打了个响指,没打响。

“两位女士有何吩咐?”

结果绅士依然第一时间出现在了两人身后,浮夸地向九重与季晓鸽来了个九十度鞠躬。

“打探情报。”

很清楚自己这会儿恐怕已经有了特写镜头的九重俏皮地吐了吐舌头,对无数正在观看直播的人卖了个萌。

而绅士则是立刻以两人为中心制造了一片隔音结界,并将一枚晶莹剔透的银币递给季晓鸽:“如果想关闭隔音结界,只要轻轻擦两下就好,如果结界因为外力消失的话,这枚银币会变成金色,有除了你们二位的人出现在里面会变成赤铜色。”

“谢谢。”

季晓鸽接过银币,对绅士报以礼貌的微笑。

“这是我的荣幸。”

绅士又对二人鞠了一躬,随即便缓步退出了隔音结界,转身去找先驱和血染了。

而季晓鸽则是表情有些微妙地看向九重,问道:“你们职业玩家……上下级观念都这么明确的吗?”

“没有呀1

九重立刻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,哭笑不得地说道:“只是绅士他比较爱耍宝而已,天天都装模作样的,讨厌倒是不讨厌,但总是会让人非常头疼。”

季晓鸽嘿嘿一笑,点头道:“我懂我懂,要说活宝的话,我身边的人好像也都不太省心,呃……虽然我也不太省心。”

“是吗?我倒是想跟夜歌小妹你这样的小伙伴一起开开心心地休闲玩游戏,可惜在我们这边步入正轨前应该是没什么机会了。”

九重垂下肩膀,无奈道:“虽然我现在都觉得能靠打游戏养家糊口是一件很酷很幸福的事,但也不得不承认,正常的游戏体验对我们来说根本就是一种奢侈品,热热闹闹地一起打副本、下战场之类的,早在很久以前就轮不到我了。”

季晓鸽歪了歪脑袋,好奇道:“休息时间呢?”

“抛开那种半营业式的直播不算,其实大部分职业玩家的休息时间都不太会打游戏,嗯,可能还得抛开醒龙。”

九重莞尔一笑,科普道:“比如我,休息时间就喜欢做点编织,给自己和朋友钩点钥匙链、手机套、围巾袜子之类的,游戏的话……只要一玩就容易从俱乐部的角度思考问题,回过神来时已经整理好报告无偿加班完毕了。”

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事的季晓鸽当即瞪大了眼睛,感叹道:“这么惨?”

“其实也还好啦,我个人倒是挺开心的。”

九重摇了摇头,耸肩道:“但老板已经约谈过我好几回了,三番五次提醒我不许主动加班,所以……”

她没有说下去,只是撅了噘嘴,表示自己也是情非得已。

“我之前都不知道这些职业选手的八卦呢。”

季晓鸽一边从行囊中往翻出各种瓶瓶罐罐放在烤架旁,一边轻笑着对九重说道:“不过我可不会透露太多有关于天柱山的消息哦,会让老师头疼的。”

九重洒然一笑,也没藏着掖着:“理解理解,就算只是跟夜歌小妹你普通交个朋友,我个人也已经知足了,只不过……”

“只不过你会下意识地从俱乐部的角度思考问题,对么?”

季晓鸽笑吟吟地打断了九重,乐道:“这可是你刚才的原……呀!把花椒油刷成麻椒油了!我真的很不擅长一心二用……默也说过我有点单线程来着。” “这里也有花椒油和麻椒油吗?”

九重有些好奇地踮脚看了一眼烤架,随即后知后觉地捂住了小嘴:“啊,我现在是不是不要打扰你比较好?”

“没事,准备工作已经差不多完事了。”

季晓鸽摇了摇头,对九重解释道:“希內碳大概需要三四分钟的时间才能调节好温度,这段时间都没我什么事,想要聊天的话可以奉陪哦,顺便一提,这里其实没有花椒和麻椒啦,不过帕秋藤枝的粉末和研磨过的黑狸花茎差不多有相似效果,我就直接用外面的叫法了。”

“夜歌小妹你的性格可真好。”

天天跟暴力份子、刁蛮少女、瑜伽狂热者混在一起的九重发自内心地感叹了一句,随即轻咳了一声,掩着小嘴问道:“所以你跟默小哥是情侣关系?”

心思特别好猜的有翼美少女顿时眼前一亮,惊喜道:“特别明显吗!?”

“捂着点嘴,会读唇语的人可不少……”

九重立刻提醒了一句,随即轻笑道:“也不是很明显,但你跟沐雪剑姑娘之前那场比赛我可是看过好多遍的,仔细想想的话,你生气的理由恐怕就是默小哥吧?至于把他游戏ID说成漆黑如墨的‘墨’,十有八九也是因为吃醋故意报错的。”

乖乖捂住小嘴的季晓鸽目光游移,嘀嘀咕咕地说道:“才没有吃醋呢……人家是正牌女友,干嘛要吃她的醋啊,白头发了不起呀,我的翅膀还白呢,枕着可舒服了,会打架了不起呀,我还会做饭呢……呜,虽然我做的饭不好吃,但是……但是我做的饭打架厉害呀……”

一时间没搞明白‘饭’和‘打架’之间关系的九重:“……啥?”

有翼美少女面色微红地垂下小脸:“……没啥。”

“咳。”

注意到对方似乎并不想继续就这件事聊下去的九重轻咳了一声,飞快地把话题扯了回来:“所以夜歌小妹你之所以一点儿都不担心默小哥,是因为在比赛中战败并不会真正失去角色,而且你们三人都不强求闯入下一轮吗?”

“不是呀。”

季晓鸽摇了摇头,简单明快地回答道:“是因为他不想让我担心呀。”

九重又是一愣:“诶?”

“默不想让我担心。”

季晓鸽脆生生地重复了一遍自己刚刚的话,一本正经地对九重说道:“所以我能为他做的,除了促成他和醒龙的‘切磋’之外,就只有努力不去担心他啦。”

完全没能理解对方说辞的九重眨了眨眼,终于在回过神来之后很是诚实地摇头道:“我不明白。”

“他总是喜欢想很多,总是下意识地为身边的每个人考虑,却自己的优先级放在很后面很后面,经常逼得自己喘不过气来,却又没有一点自知之明。”

季晓鸽抖了抖翅膀,一边拨弄着垂在肩头的乌黑发丝,一边用骄傲中带着些许无奈的语气抱怨道:“他一直在为身边的人收拾烂摊子,保护着他视野所及的一切事物,好像全世界只有他自己不需要照顾一样,很帅气……但我宁可他没那么帅气。”

九重微微一笑,调侃道:“我就知道配得上夜歌小妹你的男生一定很完美~”

“完美?”

结果季晓鸽却是表情微妙地重复了一句,随即转头看向那个正在与堪称当世游戏圈第一人高频率拆招的身影,喃喃道:“我可不这么觉得,他的性格明明已经糟到无药可救了。”

已经不知道第多少次呆住的九重又是一愣:“你刚才不是还说……”

“我的父亲很溺爱我和妹妹,同样也非常深爱着母亲,我从懂事起就知道他可以为我们做出任何事,尽管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完人。”

季晓鸽遥望着远处那个虽然不甚清晰,但自己却完全可以凭借脑补还原出他的每一处细节,招呼也不打一声就擅自闯进自己心里的身影,双眼亮晶晶地说道:“我的妹妹也很溺爱我,总是默默守着我,但她也并不是常人眼中的好女孩,甚至会让人觉得有些乖僻;妈妈也是,很爱我们,也很容易把事情搞砸。”

已经意识到对方并非是在跟自己对话,而是不自觉地宣泄着某些情绪的九重温柔地点了点头,顺着季晓鸽的话微笑道:“是很令人羡慕的家人呢。”

“但无论是爸爸、妈妈、妹妹、我……或者是我认识的其他人,大家也都会有想要取悦自己的时候,不如说,我所知道的绝大多数人,都是为自己而活的。”

季晓鸽捂着自己的小半张脸,努力让能被某人观测到的双眼显得明亮而平和,只有她自己与九重能听到的声音却微微有些颤抖:“我喜欢做菜,虽然我做的不好吃;妹妹喜欢小动物,虽然大多数小动物都怕她;老爸喜欢捉弄他的朋友,妈妈喜欢跟老爸单独在傍晚散步。”

已经意识到对方想要说什么,但理性上却有些难以理解的九重微微颔首,正色道:“这很正常呀,其实我觉得就算是你们彼此关爱这一点,也同样是为了自己,比如你爸爸很溺爱你,肯定是因为你开心的话他也会开心呀。”

“是呀,我也觉得这才是正常的。”

眼睁睁地看着墨檀被醒龙一掌拍在胸口后轰然倒地,季晓鸽的身形也是一歪,然后立刻跺脚化解掉‘腿软’,哪怕以墨檀的角度根本看不到自己,却还是露出了一副既乐天又没心没肺的模样,用颤抖的声音继续说道:“但默不是这样的,他……似乎没有哪怕一分钟是为了自己而活,尽管他会发自内心地为身边的任何人开心,尽管他的温暖可以照拂到任何人,但却唯独会忽略掉他自己。”

九重很是认真地想了想,问道:“或许,默小哥就是那种别人开心自己就会开心的大好人呢?”

“很长一段时间,我也是这样想的。”

因为种族关系而目力惊人的季晓鸽攥紧双手,遥遥注视着那身体周围充盈着狂乱的血气,双眸在失去光芒后被镀上了一层不详紫红色的网恋对象,轻声道:“直到我站在了离他最近的位置,直到我能赖在他身上撒娇的时候,才注意到,那些过去在我看来理所应当的照顾之下,那份能让我安心到不想离开的温暖背后,是随时光想想都几乎能把我逼疯的疲惫与愤怒。”

“疲惫?愤怒?”

“嗯,对他自己的愤怒,还有对一切事物的疲惫,但这些被他藏得很好,好到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程度。”

“抱歉,我不太能理解……”

“其实我也不太能理解,毕竟我从来都不是你们这种又聪明又知性又心思细腻的女孩,但只有我,一定要理解,不理解不行1

“这句话,我倒是能理解了。”

“对吧~我可是他的女朋友呀!笨一点可以,傻一点可以,任性一点也可以,但是不拼尽全力去理解并体谅他的辛苦绝对不可以1

“不可以吗?”

“不可以的!只有这点,绝不妥协1

第两千二百四十八章:终

添加书签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